云南省生态系统名录

云南的陆生生态系统几乎包括了地球上所有的生态系统类型,主要类型有森林、灌丛、草甸、沼泽和荒漠等。生态系统多样性的有效保护是区域生态安全的重要保障,生态系统保护的紧迫性急需统一的云南省生态系统名录的发布,只有在我们了解云南省生态系统多样性本底信息基础上,才能更加有效地保护生态系统多样性。尽管项目时间紧,任务繁重,但项目取得了较好的阶段性成果。 “云南省生态系统名录” 一共记录云南省植被型12个;植被亚型40个;群系(群丛)488个。

数量:34
热带雨林

热带雨林

热带雨林是指潮湿或湿润热带地区的一类常绿高大的森林植被。热带雨林具有独特的外貌和结构特征,与世界上其它森林类型有清楚的区别。云南省热带雨林主要分布在≧10℃的年积温≧7500℃,最冷月平均温度≧15℃,年绝对最低气温多年平均值≧5℃的湿润热带地区。热带雨林物种组成极端丰富,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生态系统。由于热带潮湿地区生境优越,热带雨林生长成为一种高大而多层结构的森林植被,其乔木有三到四个树层,第一树层高度一般都在30m以上。热带雨林中的大乔木通常都具有板根,一些中小乔木具有由不定根或气生根生长而形成的支柱根。热带雨林中木质大藤本和附生植物十分丰富,林下草本植物多具有大型叶子[17],[18]。

“热带雨林”这一名称的范畴和运用并不一致。在热带亚洲,热带山地垂直带上各植被类型都被归类于广义的热带雨林植被型,作为不同亚类。中国学者大多采用与亚洲热带雨林一致的分类,把热带雨林作为一个植被型,划分为湿润雨林、季节雨林和山地雨林三个植被亚型,前二者相当于东南亚的低地雨林或通称的热带雨林,后者为热带雨林的一个山地变型[25],[34],[45],[47]。

由于发生在季风热带北缘山地,云南热带雨林在其林冠层中有落叶树种存在,是季风气候条件下发育的热带雨林类型。在过去的植物学文献中,根据分布生境和一些标志树种的差异,云南的低地热带雨林被划分为湿润雨林和季节雨林二个植被亚型。云南的湿润雨林和季节雨林在生态外貌和结构特征上很类似,它们均发生在季风热带北缘,在林冠层中或多或少都有落叶树种存在,二者在种类组成上差异也不大,应为同一植被亚型,均属于季节雨林,云南是不存在所谓的湿润雨林的。云南的热带雨林是一种在水分、热量和分布海拔上均到了极限条件的热带雨林类型,属于纬向地带性植被,中国学者命名为热带季节性雨林或季节雨林,以区别于亚洲赤道低地的热带雨林。也就是说,云南的热带雨林,根据植被分类的一般原则和依据及其特色,分为热带季节性雨林和其山地变型—热带山地雨林二个植被亚型[23],[43],[48],[49],[51]。

热带山地雨林为热带雨林的山地变型,该类森林中热带雨林成分约占60%,外貌和结构多具雨林特点,但缺乏散生巨树,板根和茎花现象少见,树蕨类植物丰富。云南的热带山地雨林主要分布在海拔900-1200m 的湿润山地或受逆温影响的山地海拔1300-1800m的一些沟谷中。

以西双版纳的热带山地雨林为例,群落高22-30(35)m,散生巨树不明显,乔木通常2层,羽状复叶种类比例相对较低(与季节雨林相比),木本植物优势叶级为中叶,板根和茎花现象少见,附生植物丰富。热带山地雨林在植物区系组成上以樟科、大戟科、壳斗科、豆科、茜草科、山茶科等占优势,若按乔木重要值,以樟科、木兰科、大戟科、壳斗科、单室茱萸科等为主。云南的热带山地雨林在南部以八蕊单室茱萸、大萼楠林,云南拟单性木兰、云南裸花林、云南胡桐、滇楠林为主要群系类型;在东南部以滇木花生、云南蕈树林为主要群系;在西南部以糖胶树、肉托果林为主要群系[38],[39],[40]。

该植被类型共有2个植被亚型,31个群系:

...
数量:13
季雨林

季雨林

季雨林是在具有明显干、湿季变化的热带季风气候下发育的一种热带落叶森林植被。在东南亚,季雨林与季节雨林在一些地方相互交错,镶嵌分布。按Schimper(1903)的定义,季雨林是在热带季风气候下发育的介于热带雨林与萨王纳之间的一种热带落叶森林植被。在云南,季雨林主要分布在海拔1300m以下的几大河流开阔河段两岸和一些开阔河谷盆地受季风影响最强烈的地段,例如澜沧江、怒江、元江等大河干流及支流的一些地段,南盘江、阿墨江、把边江、大盈江、藤条江等的河谷地段,多呈不连续的片状分布[17],[22],[36]。

在一些中国植物学文献中,由于主要考虑到云南位于季风热带北缘这一地理特点,把云南热带地区的与热带季节雨林交错分布的一些常绿和半常绿的热带森林植被称为热带季雨林,认为它们是分布于热带北缘的一个植被类型,它们一方面向雨林方向发展,同时也有向亚热带常绿阔叶林过渡的特点,是一个介于热带雨林和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之间的植被类型,属于纬向地带性植被[42],[44]。

Richards(1996)根据年降雨量和年干旱月数把年降雨量≥1200mm,年干旱月数为4-6个月的地区的气候分为热带湿润(tropical wet-dry marked by dry season),把年降雨量≥700 mm,年干旱月数为6-8个月的地区的气候分为热带半湿润气候(tropical wet-dry with long-dry season)。与之相对应的植被类型是:热带湿润气候---半常绿季节林(Semi-evergreen seasonal forest),热带半湿润气候----落叶季节林(Deciduous seasonal forest)。这与Schimper(1903)对热带森林植被类型的划分类似,其落叶季节林相当于Schimper(1903)的季雨林(Monsoon forest)。二者均把热带季雨林或热带落叶季节林作为与热带雨林有同样的热量要求,但水湿因子不同,介于热带雨林与萨王纳之间的植被类型[45],[46]。

按Richards和Schimper的分类,云南热带地区的气候应是介于热带湿润和热带半湿润气候之间,在此气候下发育的地带性植被理论上是半常绿季节林和落叶季节林。然而,由于云南的特殊地形地貌,干季的浓雾及局部地形下的湿润土壤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降水的不足,在局部仍能形成较地区性气候更为湿润的小气候,这些局部生境的半常绿季节林的落叶成分相对较少,雨林特征发育,成为热带雨林的一个类型---热带季节性雨林。而在较开阔的盆地和受季风影响强烈的河谷,发育有落叶季节林,即Schimper(1903)定义的季雨林。因此,云南的季雨林,与热带季节性雨林水平交错分布和与热带山地的常绿阔叶林过渡,分布主要受水分因子控制,符合于Schimper(1903)定义的与热带雨林有同样的热量要求,但水湿因子不同,介于热带雨林与萨王纳之间的植被类型[45],[46]。

云南季雨林的特点是:群落高度较矮,一般高25-30m以下,结构相对简单,乔木一般仅有一至二层,上层树种在干季落叶或上层及下层树种在干季都落叶,即有一个明显的无叶时期。上层树种树冠通常呈伞状,冠幅大,分枝低,枝桠粗大弯曲,树皮厚而粗糙,也有板根现象,但林内明显较干燥,木质藤本及附生植物较少。云南的季雨林代表树种有木棉(Bombax ceiba)、毛麻栋(Chukrasia tabularis var. velutina)、劲直刺桐(Erythrina stricta)、厚皮树(Lannea coromandelica)、家麻树(Sterculia pexa)、香合欢(Albizia odoratissima)、东京枫杨(Pterocarya tonkinensis)、楹树(Albizia chinensis)、桂火绳(Eriolaena kwangsiensis)、钝叶黄檀(Dalbergia obtusifolia)、居间紫薇(Lagerstroemia intermedia)、余甘子(Phyllanthus emblica)、羊蹄甲(Bauhinia variegata)、黑黄檀(Dalbergia fusca)、榆绿木(Anogeissus acumunata)、毛果扁担杆(Grewia eriocarpa)、一担柴(Colona floribunda)、槟榄青(Spondias pinnata)、火烧花(Mayodendron igneum)、帽柱木(Mitragyna brunonis)等。

云南季雨林以豆科、菊科、大戟科、禾本科、茜草科、桑科、荨麻科、椴树科等为主要组成科。在植物区系成分构成上,热带分布属占到总属数的80%。在热带分布属中,以泛热带分布属比例最高,占总属数的34%;热带亚洲分布属占总属数的18%;热带亚洲至热带非洲分布属占总属数的10%,旧世界热带分布属亦占总属数的10%。

典型的季雨林是在热带季风气候下发育的介于热带雨林与萨王纳之间的一种热带落叶森林植被,其发生主要受水分因素控制。由于云南的季雨林与热带季节雨林因生境的水分因子不同而交错分布,虽典型季雨林为落叶林,但在在与季节雨林接壤的地段表现为过渡类型,在群落中出现一些常绿树种,特别是在下层树种上出现较多的常绿树种,这种过渡类型也被一些学者定义为半常绿季雨林,本文也同意把与季节雨林过渡的这类半常绿热带森林作为半常绿季雨林处理。这样,热带季雨林就分为二个植被亚型:落叶季雨林(典型类型)和半常绿季雨林(过渡类型)二个植被亚型。

在我国的一些植物学文献资料中曾把分布在石灰岩山地的常绿或半常绿的热带森林称之为“石灰岩季雨林”(Monsoon forest on limestone)。本文将这类石灰岩山地的常绿或半常绿的热带森林称之或命名为“热带季节性湿润林”,因为尽管此类森林受到季节性干旱的明显影响而不同程度地具有落叶成分,但它在许多方面与Schimper(1903)定义的季雨林不相同。Schimper的季雨林概念指的显然是在旱季由于大气候所导致树木同时、全部落叶的森林类型。云南南部的季节性干旱在一定程度上由雾露水以及这些月份中的低温所补偿。在季节性湿润林中,一些树木的落叶发生在旱季末期,有的甚至在雨季落叶,有的树木在老叶落地的同时又在生长新叶。因此,季节性湿润林的落叶现象可能主要由于局部生境的干燥和历史的原因,并非是由于地区性气候干旱所导致[35],[46],[50],[52],[53],[54]。

热带季节性湿润林的乔木层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无叶(落叶)期。如果我们采纳Schimper(1903)的季雨林概念,则该地区石灰岩山地的这类森林植被就不宜称为季雨林,因为Schimper定义的季雨林是一种在干季基本上是无叶的、界于热带雨林与萨王纳(稀树草原)之间的植被类型。云南南部的这类森林通常分布在石灰岩山中部,并在石灰岩山脚及沟谷的热带季节雨林带之上,它们应是石灰岩山地垂直带上的一种植被类型。它们在群落外貌上不同于季雨林,在植物区系组成上不同于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林,在分布上发育在热带季节性雨林带之上的石灰岩山地。根据其生态外貌、植物区系组成和生境特点,本文认为用“热带季节性湿润林(Tropical seasonal moist forest)”来称呼这类常绿或半常绿的石灰岩山地森林类型更为恰当。由于该类森林在群落外貌上和植物区系组成上的特殊性,笔者建议在云南植被分类系统中把它们作为一个单独的植被型,它们属东南亚热带北缘石灰岩山地垂直带上的一种植被类型。

云南的季雨林植被型(排除了原石灰岩季雨林)共有2个植被亚型,10个群系:

...
数量:7
季节性湿润林

季节性湿润林

热带季节性湿润林通常分布在石灰岩山中部,并在石灰岩山脚及沟谷的季节性雨林带之上。它的森林群落高度为20-25m,在局部地区有部分落叶大树也可高达30m。乔木层通常具有2个明显的层次,在土壤较丰富而湿润的地段群落中乔木下层有时可见由上层乔木的瘦弱小树组成一个高约2-3m的幼树层,林内木质藤本丰富,厚叶的维管附生植物普遍,板根和茎花现象相对较少。由于石灰岩山坡中部的地形和生境变化很大,致使热带季节性湿润林在外貌和区系组成上差异明显,该森林类型以大戟科、 榆科(Ulmaceae)、木樨科(Oleaceae)、龙舌兰科(Agavaceae)等植物占优势,在阴坡,低丘顶部和较高的山丘上部呈常绿季相。而在较为宽阔、干燥的石灰岩山谷地和中,低山丘的干燥阳坡则呈半常绿季相。它们在群落外貌上不同于季雨林,在植物区系组成上不同于热带山地低山常绿阔叶林,在分布上通常是在热带季节性雨林带之上的石灰岩山地[33]。

群落通常高20-25m,乔木上层的落叶大树如四数木(Tetrameles nudiflora)、羽叶白头树(Garuga pinnata)和毛麻楝(Chukrasia tabularis var. velutina)等分布稀疏,树冠较大,盖度约30%;乔木下层高5-16m,盖度在80%以上,以尖闭花木(Cleistanthus sumatranus)占绝对优势,轮叶戟(Lasiococca comberi var. pseudoverticillata)次之,伴生有油朴(Celtis philippensis)、锈毛山小橘(Glycosmis esquirolii)、火烧花(Mayodendron igneum)、藤春(Alphonsea monogyna)等。

分布于滇南勐仑、勐醒一带海拔600-800m的石灰岩中低山干燥山坡。

...
数量:96
灌丛

灌丛

灌丛是指一切以灌木占优势的生态系统类型。群落高度一般均在5m以下,盖度大于30%-40%。灌丛建群种多为生活型为簇生的灌木,且具有一个较为郁闭的植被层,裸露地面不到50%。灌丛的生态适应幅度极广,在我国从热带到温带、从低地到海拔5000m左右的高山都有分布。在云南的生态系统中,灌丛类型多样且分布较广,主要分布于高寒山地、亚热带中山上部、亚热带石灰岩山地、干热河谷和热带河滩。本节所列出的灌丛,大多是稳定的植被生态系统类型,它之所以稳定,有些是受气候条件的限制,如高山森林线以上的高山灌丛,有些是受土壤基质的限制,如河滩灌丛、石灰岩灌丛等;有些是受长期人为干扰限制使之持久存在而不易恢复成为原来的森林,如干热河谷旱生灌丛、亚高山灌丛等。总之,都是比较稳定的或者是比较持久的植被类型。其中某些类型虽然或多或少带有程度不同的次生性质,但一般来说,它们中的大多数是云南山地的原生植被,而且常常是地区景观的重要组成成分之一。

本植被型之下,根据群落分布区的生态特征,主要是其所反映的气候和土壤基质生境特征,划分出5个植被亚型,分别是干热河谷灌丛、热性河滩灌丛、暖性石灰岩灌丛、温凉性灌丛、寒温性灌丛。再根据灌木的种类组成差异划分出90个群系。

灌丛植被型的系统分类如下:

...
数量:29
草甸

草甸

草甸是以多年生中生的地面芽和地下芽植物为主组成的草本植被类型,在以森林植被为主的云南,草甸植被的比重较小,在大气水分和土壤水分适中的条件下形成和发育起来。云南稳定的草甸类型发育在温性和寒温性山地气候,冬季严寒,生长季节温凉湿润,土壤为各种草甸土,种类组成由旱中生植物到湿中生植物都有。

云南的草甸植被集中分布在滇西北和滇东北的亚高山和高山地带,海拔2800m-4500m,如滇东北乌蒙山、会泽大海、巧家药山、滇西苍山、滇西北玉龙山、哈巴雪山,以及香格里拉、维西一线以北至德钦一带的高原山地。云、冷杉林等寒温性针叶林破坏后形成的林间草甸,都是次生性的草甸,分布地水热条件比较优越,植物种类多而繁茂,且与寒温性针叶林分布一致,称为寒温草甸。在树线以上,与高山杜鹃灌丛交错分布,或者在高山灌丛以上分布的草甸,生境气候酷寒,称为高寒草甸。高寒草甸是高山垂直带中固有的原生性植被类型。在亚高山地带潜水位较高,土壤常处于水分饱和状态的地段,以湿中生植物为主构成的草甸,称沼泽化草甸,这是一种隐域性植被类型,本编目中划归湿地生态系统类型。另外,在高山流石滩发育的地段,分布有高山流石滩疏生草甸,群落盖度只有10%,是一种高山特有的植被类型。生境气候酷寒而多石,属于一种冷荒漠生态系统,划入荒漠。此外,在城镇乡村等附近人为干扰较大的区域,常出现一类以外来入侵种、杂草、喜氮植物为优势的草甸群落,为次生杂草草甸,面积不大,却反映着退化生境的特征,在生态恢复中是需要关注的一类生态系统类型。

云南草甸植被的植物种类组成比较丰富,以中国—喜马拉雅成分为主,云南特有成分也很多。与青藏高原的草甸相比,云南的草甸更加“高大”,放牧下草层会低矮,但无放牧下草层依旧可以长高,不像青藏高原的草甸是天然的低矮。草甸的季相变化明显,春夏各种植物相继进入花期,形成鲜丽夺目的“五花草甸”。

云南的草甸是重要的夏季放牧牧场,是藏族季节性游牧的重要牧场。但过渡放牧以后造成草层矮化、覆盖度降低、有毒有害杂草泛滥等问题。

常见及重要动物有:黄嘴山鸦(Pyrrhocorax graculus)、达乌里寒鸦(Corvus dauurica)、大鵟(Buteo hemilasius)、高山兀鹫(Gyps himalayensis)、红隼(Falco tinnunculus)、小嘴乌鸦(Corvus corone)、高原兔(Lepus oiostolus)、鼠兔(Ochotona spp.)、喜马拉雅旱獭(Marmota himalayana)、岩羊(Pseudois nayaur)、赤狐(Vulpes Vulpes)、狼(Canis lupus)等。

本植被型下划分3种植被亚型,共25群系。

...
数量:19
荒漠

荒漠

云南省境内高海拔处雪线以上,永久雪线以下的高山生物带顶部较狭窄的范围内(冰缘带),由于冰川剧烈作用及寒冻强烈风化,将地表岩石剥落成大量大小不等的碎石砾,碎石砾在重力作用下具有较强的流动性,顺坡下滑,在山脊的平坦处形成沙滩状岩屑堆积的特殊区域,被称为高山流石滩疏生草甸[25]。这一类型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荒漠,但由于其具有荒漠的一般特征,我们将其归为荒漠生态系统,并确定其亚型为高寒荒漠。

云南境内高寒荒漠主要存在于滇西北高山地区,如玉龙雪山、白马雪山、梅里雪山、大雪山等的顶部,以气温低、空气稀薄、日照辐射强烈、温度变差剧烈、干湿季分明、强风频繁等为主要环境特征,还具有土层薄,基质不稳定,土壤稀少,营养极为贫乏等特点[135],[81],[25]。

由于特殊的地理、地质及气候条件,其植被稀少,植物个体分布稀疏,多呈斑块状、簇状零星分布;植物群落呈现绿褐色外貌,只有在夏季生长期时植物才呈现明显的绿色,为明显的高寒荒漠特征[133]。

高寒荒漠区虽然环境条件极其恶劣,植被稀少,但却孕育了相对丰富的植物类群。具不完全调查,中国西南特别是横断山高山冰缘带孕育了全球最为丰富的冰缘带植物区系,已知有种子植物多达942种(包括种下单位),隶属于168属,48科[137]。而前人研究表明云南境内滇西北高山流石滩生态系统内分布有种子植物多达519种,隶属于29科,103属[133]。其中许多具有较高的经济开发价值,如流石滩生态系统中常见的报春(Primula)、杜鹃(Rhododendron)、绿绒蒿(Meconopsis)、龙胆(Gentiana)和百合(Lilium)均是“云南八大名花”中的代表植物[133]。其它著名高山花卉如拟耧斗菜(Paraqulegia microphylla)、水母雪兔子(Saussurea medusa)、塔黄(Rheum nobile)、大花红景天(Rhodiola crenulata)以及乌头属(Aconitum)、翠雀属(Delphinium)、紫堇属(Corydalis)、无心菜属(Arenaria)等植物在高山流石滩也有广泛分布[12-10, 12-11]。此外,高山流石滩分布着较多的具有较高药用价值的植物,是极为珍贵的藏药植物资源, 如贝母属(Fritillaria)、雪莲属(Saussurea)、红景天属(Rhodiola)等植物[133]。

高寒荒漠区因其极端恶劣的物理环境和极其贫乏的食物资源,几乎是所有哺乳动物的禁区。除到高山灌丛、草甸带活动的某些流动性较大的食肉类(如雪豹、猞猁)偶尔途经此带,少量的旱獭或野兔及啮齿类偶有出现外,几乎没有任何野生哺乳动物活动或定居于流石滩生态系统内[81]。少量鸟类(如鹰、兀鹫)偶尔在此觅食,但均不定居。能在高寒荒漠生态系统中长期定居的多为对温度具有较强耐受范围的节肢动物,如双翅目、膜翅目、鳞翅目、鞘翅目等昆虫,以及蜘蛛目等节肢动物。尽管这些节肢动物的多样性和丰富度均不高,但其对高寒荒漠生态系统的维持与健康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它们的存在,使植物的传粉过程得以实现,从而保证了植物的繁殖成效,为植物种群的繁殖与扩张提供了可靠保证。

由于地处高山生物带的顶端,环境条件恶劣,生态系统十分脆弱,对全球气候变化极为敏感。此外,由于人为干扰加剧,如放牧、药用植物过度采挖、生态旅游开发持续开展等,使得流石滩生态系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一些生境逐渐散失,部分植物数量在不断下降,乃至濒危。由于环境恶劣,植物个体生长及其种群扩张极其缓慢,导致生态系统一旦遭受破坏则难以恢复。因此,有必要采取措施,制定相关政策,对该类型生态系统采取预防性保护措施,保护与利用兼备,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显得极其重要。

荒漠生态系统可分为17个类型,仍采用植被分类使用的草甸类型命名。

...
数量:74
湿地

湿地

湿地指长期或季节性被水覆盖的区域。云南的湿地包括静水湿地与流水湿地两大类,都为淡水湿地。静水湿地主要包括湖泊湿地和沼泽湿地,湖泊湿地又可分为永久性湖泊与季节性湖泊;流水湿地为河流湿地,可根据地形、地貌特征划分为峡谷河流和宽谷河流。

湖泊湿地是云南湿地的主要组成部分,云南高原湖泊数量众多,共有湖泊湿地11.98万hm2,占云南省湿地总面积的21.22%,大于1km2的湖泊40余个,可分为滇中湖群、滇西湖群、滇东湖群和滇南湖群等四个类群,具有湖盆-湖滨(岸)-汇水面山的典型结构特征,地理环境相对封闭。湖泊湿地主要包括永久性湖泊和季节性湖泊。在永久性湖泊中,湖泊深水区主体部分由于光照限制,主要在表层分布有浮游植物和浮游动物。在季节性湖泊中,水文季节性变化极为明显,枯水期时湖水退落形成大面积沼泽,湿沼生生境与湿中生生境交错分布。

沼泽湿地主要包括高山、亚高山森林/灌丛沼泽、湖滨/缓流河岸水生草本沼泽与沼泽化草甸,是中-湿生、湿生及水生植物群落存在的主要场所。高山、亚高山森林/灌丛在滇西北和滇东北的高山滞水或过湿区形成零星分散的小块沼泽湿地,面积为0.44万hm2,占云南沼泽湿地总面积的13.66%,主要分布于滇西北、滇东北高山、亚高山的冰雪融蚀洼地,地表积水过湿地带,分布地点有德钦白马雪山垭口,云岭顶部高原面,碧罗雪山东坡的安切来垭口,高黎贡山东坡等。湖滨/缓流河岸水生草本沼泽是云南沼泽湿地的主体,主要集中在湖滨浅水区与宽谷缓流河段的河岸,呈零星散布在高原面上。在湖泊边缘的浅水地带,一般在常水位水深0m-4.0m的区域内,面积比较大的俗称草海。由于云南高原湖泊地理环境相对封闭,与中下游湖泊不同,水源来自周边汇水区域,因此在沿湖周围浅水地带、汇水区缓流河岸带形成丰富多样的水生、湿生植物类型。沼泽化草甸分布于湖滨与草甸的过渡区,面积大约为2.05万hm2,是沼泽向草甸过渡的类型,生境湿润而常处于可见明水面的浅水状态,以沼泽化土壤发育及其湿生植物生长为主要特征。沼泽化草甸主要分布在香格里拉碧塔海甘草坝,密尼塘,千湖山,丽江老君山九十九龙潭,七十七仙湖,昭通大山包,小海子等的高山、亚高山滞水过湿区域。

云南高原沼泽湿地类型独特,其生态结构组成、生态过程与生态功能有着与青藏高原沼泽显著不同的特征,其个体面积小、空间异质性高,数量众多但空间分散隔离,而具有物种组成多样性丰富、土壤基质差异、气候差异显著等组成结构特征,使土壤沼泽化或泥炭化过程明显,水文过程受降雨和地下水及地形影响较大,生态系统变异敏感度高、空间转移能力强、稳定性差、环境阈值性较小、生态系统脆弱,但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极为重要,大部分水生、湿生植物群落见于此处。

在河流湿地中,峡谷河流主要分布于云南西部横断山地北段。河流深切,高山峡谷,河谷盆地少见,缺少漫滩、沙洲等河流形态,输沙运移受季节影响较大,水流湍急,生物大多具有适应急流生境的特殊形态结构,浮游生物较少,鱼类丰富,底栖生物体形扁平,湿地植物不发育。由于水流湍急,峡谷河流不利于植物的扎根和存活,所以鲜有植物群落分布;同时由于洪水对河岸的冲刷,河岸土壤难于存留,所以通常也很见沼泽化草甸分布。

宽谷河流河谷间地势较宽,具有明显的河床洲滩沉积形态,生物特征、水文过程与峡谷河流有着明显的区别。与平原河流相比,沙洲岛屿等河流生态特征仍无平原河流发育,生物多样性和水文过程以及泥沙运移过程等特征明显不同。在缓流河段的河岸两侧,有少量河岸水生植物、沼泽化草甸湿生植物群落分布;而在急流河段,鲜见湿地植物群落分布。

鉴于不同湿地类型生物群落的一致性,依湿地的生物物种和群落环境特征将湿地生态系统分为水生生物群落和沼泽化草甸两大类型,共71个群系。沼泽湿地还有以木本植物为优势的灌丛和森林类型,但由于这些类型同时也在陆地生态系统中分布,已归入陆地生态系统的相应类型。

...
数量:76
常绿阔叶林

常绿阔叶林

常绿阔叶林是指由壳斗科、茶科、木兰科、樟科的常绿阔叶林树种为优势组成的森林,因其主要分布于亚热带的湿润和半湿润气候条件下,也称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中国是世界上常绿阔叶林分布最广的区域,出现在23°-32°N,99°-123°E的辽阔区域,类型也最多样。在云南,除滇西北3000m以上的高山、亚高山地区外,它几乎遍及热带山地和整个亚热带区域,尤以中部和南部山原为主要分布区。从局部最低海拔的800m至3000m,垂直海拔跨度达2000m以上,在1100m-2700m间发育尤为茂盛。

云南的常绿阔叶林属西部类型,深受西南季风和高原地貌的影响,与我国东部的常绿阔叶林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主要特点表现为:①群落乔木树种以壳斗科为主,茶科次之,常称为“常绿栎类林”;东部常绿常以樟科、壳斗科和木兰科为上层优势种,常称“照叶林”、“樟栲林”等。②云南亚热带北部地带的半湿润常绿阔叶林对应于我国东部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前者植物种类组成以中国—喜马拉雅区系成分为主;后者以中国—日本区系成分为主;云南亚热带南部地带的季风常绿阔叶林与东部的南亚热带雨林对应,但季风常绿阔叶林明显偏干,与邻近印、缅、泰的区系成分发生密切联系。东、西类型出现一系列的优势种地理替代现象。③除中山云雾带下发育的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和局部区域出现的少量湿性常绿阔叶林外,云南的常绿阔叶林具有明显偏干的生态特征,乔木上层树种叶子坚硬、较小、叶背被毛、树干稍弯曲、树皮较厚等。④东、西类型间的伴生种和标志种也有明显差异。

根据植被的生态特征和生境水热条件,云南的常绿阔叶林植被型下划分6个植被亚型。其中,半湿润常绿阔叶林和季风常绿阔叶林是云南高原亚热带北部和南部的地带性植被,半湿润常绿阔叶林以滇中高原为主体,集中分布在海拔1500m-2500m,季风常绿阔叶林以滇中南为主体集中分布在南部热带山地1100m-1500m。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是云南亚热带山地的主要垂直带类型,全省各地的中山山地出现,受地形雨和峡谷局部地形的影响,生境温暖湿润,如高黎贡山、哀牢山、无量山、乌蒙山等2200m-2800m有广阔的分布,各地类型多样,且普遍潮湿。相对于接近山地下部耕作带的地带性常绿阔叶林,这一类型往往原生性较好,成片保存面积可观。云南西部、东南、东北的山地下部(2000m以下),西南季风、东南季风前沿的局部区域,会出现与东部湿性常绿阔叶林近似的类型,乔木上层优势种与东部相同,但群落种类组成具有过渡特征,群落类型更加多样化,因此单列为湿性常绿阔叶林。在湿润热带中山山地出现山地苔藓常绿阔叶林,其性质属于亚热带植被,分布在滇东南较高山体东南季风的迎风坡,海拔2000m-2600m。地形雨特别发达,终年云雾弥漫,生境极为潮湿,植被的重要标志是苔藓等附生植物及其丰富。云南南部热带或亚热带山地的大小山脊、山顶,在多风多雾生境下发育出山顶苔藓矮林,分布海拔一般在2500m以上。此类植被的树木低矮,树干弯曲,分枝低而多,树冠顺风斜生,山顶湿度大,同样厚被一层苔藓植物。

常见及重要动物有:红腹角雉(Tragopan temminckii),白腹锦鸡(Chrysolophus amherstiae),白鹇(Lophura nycthemera),红喉山鹧鸪(Arborophila rufogularis),林鵰(Ictinaetus malayensis),灰翅噪鹛(Garrulax cineraceus),鬣羚(Capricornis milneedwardsii),赤麂(Muntiacus muntjak),毛冠鹿(Elaphodus cephalophus),野猪(Sus scrofa),熊猴(Macaca assamensis),云南大鼯鼠(Petaurista yunanensis),豹猫(Prionailurus bengalensis)等。

...
数量:12
硬叶常绿阔叶林

硬叶常绿阔叶林

本植被亚型主要分布在2600m-3300m的山地,上限可达3800m左右,楔入亚高山针叶林的多石阳坡地段,其下界与亚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林相交错。分布地生境为温性和寒温性的山地气候,全年气候夏凉而冬寒,植物生长季短,年均温<10℃,最热月均温不超过20℃。夏季云雾多的地段大气湿润,树木枝干苔藓地衣附生较多。但总的来说本类植被分布在基质干旱的生境,适合喜阳耐干的硬叶常绿栎类的生长。

本植被亚型出现的地段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的植被分布格式类似,一般在阴坡、缓坡、土壤肥沃、水分良好之处主要分布铁杉林、云杉林或冷杉林;而阳坡、陡坡、土壤瘠薄多石处,特别是石灰岩地段则分布着硬叶常绿栎类林。

本亚型含4个类型。

...
数量:31
落叶阔叶林

落叶阔叶林

暖性落叶阔叶林主要是指分布在亚热带暖湿气候条件下,以及亚热带南部地区和热带地区的山地垂直带上的落叶阔叶林。云南除了北部的亚高山地区以外,其它的地域,包括石灰岩山地均有分布,涉及滇中南、滇西南和滇东南一带的低海拔地区,包括文山、西畴、麻栗坡、红河、绿春、元阳、金平、屏边、普洱、墨江、思茅、景东、景谷、临沧、耿马、双江,以及西双版纳、德宏州南部一带低纬的宽谷丘陵低山或河谷地带,以及中部高原,分布海拔范围为1000m-1500m,个别因地形和局部气候影响,可向低处延到800米,北界或上界向铁杉(Tsuga spp.)为主的温凉性针叶林过渡。这类植被分布广泛,生态条件复杂,类型显得多而复杂,但多呈零星小面积存在。有的优势种因生态适应性广,常跨越1-2个地带。因此,其分布区的气候特点分析显示;有的区域温暖湿润,有的区域受热带季风的影响,表现为夏热冬暖,干湿明显,干季有雾,湿季雨水集中。 年平均温17-19℃,>10C的活动积温3000℃-5000℃,年雨量1100mm-1700mm,年蒸发量大于年降水量。但个别的热带山地上部年降水量大于1700mm,降水量大于蒸发量,故部分类型又带有湿润的性质。土壤类型为黄棕壤、黄壤、山地红壤和赤红壤。母岩主要有砂岩、砂页岩、花岗岩、片麻岩和石灰岩等,除部分石灰岩上的土壤外,一般都为酸性土。该类型是在云南省亚热带地区的地带性森林类型常绿阔叶林破坏后形成的次生林,分布广,常呈零星小片分布。这类森林且多为单层混交林,纯林极少。组成森林的混交树种,多为常绿阔叶林中的一些树种,主要的优势树种有麻栎(Quercus acutissima)、栓皮栎(Quercus variabilis)、锐齿槲栎(Quercus aliena var. acuteserrata),以及旱冬瓜(Alnus nepalensis)、野核桃(Juglans sigillata)、滇楸(Catalpa fargesis f.duclouxii)等,在海拔较低处,也混生有一些热性阔叶林中的落叶树种,如楹树、木棉等。由这些树种组成的落叶林,林分结构简单,树种组成单纯,多为单层纯林,但也有和针叶树、常绿阔叶树,以及落叶阔叶树种混生,而组成混交林。

该类型的落叶阔叶林不仅在保持生态平衡方面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也是经济价值较高的生态系统。如旱冬瓜、野核桃、滇楸,均为速生用材树种,材质好,用途广。特别是滇楸。木材美观,是作高级家具的良材。其他一些栎类树种,除木材用途广外,树皮、壳斗均含单宁,能提取烤胶等,因此,因对这类落叶阔叶林应加强经管管理。

本亚型包括20个群系。

...
数量:18
暖性针叶林

暖性针叶林

暖热性针叶林是指分布在亚热带南部地区的针叶林。主要分布于哀牢山西坡以及边江、阿墨江、澜沧江、元江的中上游,海拔1000-1800m的山地。其分布的上限与山地常绿阔叶林衔接,其下限与干热河谷灌丛相连。分布区地处云南热带北缘和亚热带南部半湿润地区,气候属高原气候类型,但具有热量较高,年温差较小,雨量较充沛的特点,有利于暖热性针叶林的生长发育,林下的土壤多为山地红壤和赤红壤。暖热性针叶林的组成树种比较单纯,除与亚热带季风常绿阔叶林在分布上和演替上有密切相关的思茅松(Pinus kesiya var. langbianensis)外,尚有柏科的翠柏(Calocedrus macrolepis)。其中思茅松大部分为纯林,其分布面积较大,且集中成片。而翠柏林仅是小面积间的断分布。

本类型分为3个群系。

...
数量:26